第二百四十一章:一种诱惑(1 / 2)

诗剑飘香 西江清月 5804 字 5天前

有一种折磨男人都可以承受,毕竟许多的事情需要一个人敢去担当。

脆弱的心不是男人的本质,他们会含着笑去面对无可理喻的一个人,即是这个人有时很让自己感到十分的讨厌。

此刻的李清就是如此。

与其相信上官弟的话,还不如去相信在这山谷中存在野鬼。

孤独的野鬼虽然让人可怕,但是李清坚信野鬼至少不会骗人,她们即便是能说话,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话。

鬼当然不会说假话,因为她们既然做了鬼,说出来的话本来就是鬼话。

若是一个鬼都学会了骗人,这个世界中鬼话连篇根本就无法形容。

听到上官弟的声音,李清心里有点不愿见到这个女人。

李清在这一刻不能不信,漂亮的女人都非常的自信,同时她们都很麻烦,而且她们能带来数不尽的麻烦。

可惜自以为聪明的女人却不知道这个道理。

因为在女人的内心世界,她们永远没有错,即是自己犯了再大的错误,也是由于别人的误导才使自己犯了错,最终的结果她们也是受害者。

所以聪明的男人千万不要与女人去讨论这个问题,李清此刻就很明白这个道理。

于是李清嫣然一笑,来到了小蝶前,用自己的手轻轻擦拭了她的眼角,没有理会门外的人,而是对着小蝶点了点头。

迷茫中的小蝶似乎明白了李清的意思,她没有说话,轻轻来到了床前,替李清再次铺好了衣被,对着李清眨了眨眼睛。

看着小蝶有点发红的眼睛,李清心里突然有种心痛之感,这个姑娘本身真不错,可惜她生活的环境不容许她出错。

也许是她与紫蝶相处的太久,温柔的紫蝶影响了她的个性,在鲁莽之中,小蝶依然会显露出一个小姑娘应有的温柔。

但李清知道此刻这里并不是温柔之乡,自己来到这里也许不是山谷中蝴蝶夫人的意愿,这只是上官弟的个人所为。

李清当然不愿去点破这一切,他需要的只是耐心等待。

怎么说在两个人都保持沉默的时候,最沉不住气的必然是女人,尤其是一个自以为很漂亮的女人。

果然很久没有听到李清的声音,门外的声音再次想起:“你是一个聋子,没有听到我说话。”

李清依旧没有回答,这次他的速度很快,他立刻来到床边,而且躺在了床上。

床上的枕头很硬,李清却没有丝毫的怨言,他反而觉得在这里睡上一觉,才是今天最好的一种享受。

但否认这个想法的人就站在门外,她不可能让李清做到这一点,因为她就是一个霸道的女人,何况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,女人比男人都喜欢霸道。

同时她们也不会顾忌这个男人自己是否熟悉。

在女人的世界观中,许多的未知总是自己提前可以预料到,她们也总喜欢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左右别的人。

尤其这个男人足够优秀,尤其在属于她们的地盘,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。

上官弟此刻的心里就是这样。一种自谓的优越感,让她忘记了今天自己遇到的是李清。

没有听到李清的声音,沉不住气的她立刻窗了进来,看到躺在床上的李清,她用眼睛狠狠瞪了站在床边的小蝶一眼。

小蝶迟疑着想解释什么,但始终没有开口,好像心里很怕眼前的上官弟。

用眼角瞧着小蝶的样子,李清的心里暗然一笑,没有理会门口的上官弟,反而对着小蝶道:“怕什么?有的人样子虽然很凶,但她绝不会吃了你。”

未等上官弟开口,李清又淡淡笑着道:“何况若是一个女人的样子很凶,她肯定不喜欢别人用一个特殊的称呼去叫她。”

站在门口的上官弟眨了眨眼睛,她似乎并没有理解李清的话。

“什么称呼我倒想听听。”上官弟嘟囔了一句道。

“万蝶山谷中女人的名字都带着一个蝶字,你为什么没有?”李清反问了一句,此刻他收起了脸上那丝笑容。

也许上官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,李清不经意间的想问,到让她一愣,可就在瞬间她快速回道:“我为什么一点要用这个蝶字?”

听到他的回答,李清轻轻一笑,他目光看着屋顶,然后道:“其实我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?你知道什么原因?”上官弟道。

“若是一个山谷中出现了一只老虎,这只老虎无论起什么的名字,都无法带上一个蝶字。”李清说话的时刻将他的手放到了床边。

这个距离当然离站着的小蝶很近,几乎李清只要再轻轻移动一下自己的手臂,他就可以将小蝶拉入自己的怀中。

只是李清没有这么做,他在等待上官弟的回答。

“山谷中来了老虎?”上官弟应该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然而李清的话她反而没有明白,她瞧了小蝶一眼,似乎对李清所说的老虎不知道。

“而且我非常的肯定,来的是一只母老虎。”李清本想笑,可他实在无法笑得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