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王原始,李通天,陈太上?(1 / 2)

诸天演道 鹿食萍 8163 字 1个月前

看见马文斯一脸血肉模糊的倒地。

不仅是赵心川感觉触目惊心。

即便是远处的旷西达雷和焦树葵也是为之心中一沉。

他们互相对视。

各自眸中都只闪过一个念头:

“赵心川落入此人手中了。”

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半途中杀出来陈希象这么一个人。

本来按照他们的估计,只有程立山和马文斯两个人的话,以他们两个合力,可以将赵心川身上的那本《练功手记》抢过来。

天生异象降临到渤海湾的一个女人留下的练功手记,谁都知道不简单。

现在再看。

这位青年道人一出手就是绝代修为,轻松就将一个丹劲加一个化劲高手拿下了,凭他们两个人合力,真不一定能够从陈希象手里夺走赵心川。

“这道士出自形意门,先废了刘长白,现在又表现出如此骇人的修为,是我妖拳一脉的大敌,必须要上报首领!”

焦树葵心中已经生了退意。

临走前,他和旷西达雷最后看了一眼那地上的两具血尸。

那两人都是洋人教廷的身份。

就算是他们也出手夺人的话,也会担心在这众目睽睽的大街上杀伤了对方,一定会引得洋人震怒。

在这个时代,洋人金贵几乎是国内外的共识了。

“虽然他厉害,但也由此惹上了天大的麻烦,我们先不要和他硬碰,我们等到朝廷和洋人都追杀他,然后跟在一旁伺机下手!”

两人退走了,觉得没有把握对付这么一个绝代高手,但也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。

就在两人离开的瞬间。

陈希象若有所觉的瞥了一眼街尾。

显然,陈希象早就察觉到有两个高手在一旁窥视。

一百多米的距离并不算远。

但是那两人主动退走了,陈希象也不打算多浪费时间。

毙杀了两个教廷的神父,他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。

不管是清廷还是洋人,修行在世,随手所为,念头通达。

管他是谁要来捉拿,来一个杀一个,来一对杀一双便是。

一生修行,任何危机和困难都是对于性命的磨砺,当以大无畏之心,以锐利之气势,切入人间生死,斩灭任何妖魔鬼怪,不惧任何人、事、物。

赵心川看着陈希象对他伸出的手,微微沉默,掏出了怀中的一本书,道:“你应该也是为了这本书来的吧,给!”

这么直接的就拿了出来。

一方面是救命之恩,陈希象在毙杀了两个神父之后,对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。

另一方面是陈希象这等修为,要想强抢的话,他也没有半分抵抗的能力,再加上书中内容,他早已经熟记,主动交出来也是表示诚意。

陈希象将赵心川拉了过来,随手接过了那本不薄不厚的手记,没有当场看,道:

“先出城吧。”

赵心川没有拒绝。

显然他也知道以他如今的重伤状态,一旦被朝廷官府的人堵在城里,也相当于死路一条了。

两个人准备了两匹马,趁着傍晚夜色直接离开了。

大街上。

两具死尸触目惊心。

最后,等到曹州知府带着人马来到现场之后,看见是两个身着神父服饰的人死在现场,差点没眼前一黑被吓晕了过去。

“这是哪个包天胆子的人干的……”

曹州知府声音都在颤抖,一脸的面无血色:

“快,快追,一定要捉拿到凶手!”

一看到是洋大人死了,这简直根本不是他一州知府能担待的起的泰山之重,可能整个朝野都要震动。

一旦洋大人那边责问向了老佛爷,他这个小小知府……

越想越怕,曹州知府最后直接心脏一抽,原地晕死了过去。

而曹州城上下戒严,立即好几对官兵冲出城门,四下找寻。

可陈希象和赵心川何等功力,早已经不知离开了多远,再加上这个时代一切都比较原始,想抓两个身份来历都尚且不清楚的人,难如登天。

更何况就算是遇上了……可能也抓不住。

……

是夜。

在已经远离曹州百多里外的一个偏远破道观之中。

陈希象看着大口咳血的赵心川,道:

“坐好吧,贫道为你逼出内伤淤血。”

一语落,当即用真气帮赵心川运功疗伤。

这个过程中,赵心川恍如梦幻,而后盏茶功夫过后,他咳出内脏淤血,惊骇道:“刚才你那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真气对于任何一个练武中人的冲击都是不言而喻的。

陈希象道:“你的练功手记贫道也不会白拿,这篇东西你拿好,好奇贫道刚才为你运功疗伤的手段,学了就懂了。”

语落,陈希象拿出了记载着真气前三层功法的一册功法,交给了赵心川。

这个赵心川的资质也不差,在彭氏太极门里是顶梁柱般的角色,跟形意门的尚云祥差不多,陈希象从他这里拿了练功手记之后,在刚才助其疗伤的过程中,顺手也给之种下了灵媒,算是也点拨一个人,扩大门徒序列。

赵心川半惊半疑的将那一小册内容接过来,轻点唾沫,翻开之后第一页的字眼,就直接好似让他心脏差点停止跳动,语沉音颤道:“真……真气?”

因为情绪激烈,甚至于身体皮肤都在颤抖。

然而陈希象却没回答他,只是盘坐在一旁,看着手中那令他心中怀有巨大疑惑的练功手记。

封面上书四个字“国术实录”。

在这件事面前,他连收徒、点化这种事都省略做完了。

在这一刻,一切都没有对于自己那天让灵气降临天地,究竟引发了多大的变数重要。